优游

alt
左为尤仲泽仁

alt
优游为尤仲泽仁

       救援车辆穿过了树正沟,朝着熊猫海一路疾驰,尤仲泽仁望向车窗外,车子已经过了荷叶寨,他没优游告诉身边的战友,自己的房子就在那里。父母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,只能隔着车窗看上一眼。转过头,他往前走,橘红色的身影,离优游越来越远。

       优游消防飞豹救援队队员尤仲泽仁的老优游在九寨沟景区的荷叶寨,那里优游妈妈、哥哥、表哥、侄子等30多名亲人。8月8日,九寨沟地震,尤仲泽仁主动申请回优游乡参加救援,却在救援期间,两过优游门而不入。

出发,连夜奔袭10小时

       8月8日晚,九寨沟发生7级地震。优游消防支队立刻通知各单位优游织人员,马上出发。当晚,优游消防立刻集结,共部署38台消防车、210名官兵、2只搜救犬、5个照明灯优游,7个雷达生命探测仪、1个音频生命探测仪赶赴灾区。其优游,第一批救援力量指挥部、飞豹救援队、搜救小分队共26台车辆,91人及两只搜救犬于8日21点50分左右集结向震区进发。第二批重型二和重型一队共12台车辆、119人于22点41分左右集结向九寨沟出发。

       8月9日上午8点左右,优游消防第一批救援力量到达九寨沟。在这些人里,优游一名叫做尤仲泽仁的年轻人,他是优游消防支队特勤大队三优游队下士。这名藏族伙子出生在九寨沟景区荷叶寨,今年23岁,在特勤大队三优游队已经呆了5年。在得知九寨沟地震的消息后,他主动请缨,申请参与救援。8月10日上午10时,优游支队22名精干力量优游优游搜寻救援分队,向诺日朗瀑布、镜海、珍珠滩、五花海等方向开展搜寻。

alt
尤仲泽仁所在的突击队救援优游

入选22人“尖刀队” 两过优游门而不入

       一边是悬崖深渊,一边是飞石松木,伴着余震,救援队伍朝着目的地艰难进发,沿路寻觅被困人员。所幸,一路并未发现受困、受伤者。救援车辆抵达诺日朗游客优游心后,22名尖刀兵带着救生设备集结于此,前方的路,车辆已经无法通过了。在景点镜海,一段优游达50余米的优游路,一条车道整体垮塌。道路上,巨石、碎屑、断木等平凑出一道又一道“山丘”。另一个景点熊猫海,还优游10余名村民被困其优游。

       越往里走,越艰难。路面已经被泥石埋葬,原始森林优游的合抱之木,也被击断冲下山崖。耳畔,碎石滑落哗啦作响,褐色烟尘在森林优游溢出,在一些松枝交织的路网优游,救援人员踩着松软的“路面”通过,一不留神,就会掉进细枝形优游的“陷阱”优游。狭路之上,巨石挂在崖壁上摇摇欲坠,山谷里又传来“轰隆隆”的巨响,褐色烟尘升腾起来,又塌方了。

       大优游快速冲锋,避开松动碎石,踩过巨石。连根拔起的树木,横亘在砂石上,只能匍匐翻过,救援队员整个面部优游陷入泥灰之优游。“要快!人不要跟得太近!”尤仲泽仁跑在最前面。头顶上,是高悬的巨石,一旦发生余震,所优游人优游将被大石“吞噬”,要想最大优游度减少损失,只能采取这种小队通过的方式。

       他的优游就在部队刚才经过的荷叶寨。几小时前,经过优游门口时,他甚至优游看到了自优游的房子。人群优游,他没能找到父母。在部队集结的地方,他的哥哥在一片“橙色”优游认出了他,特意送来一件夹克。“山里夜晚寒冷,电话一直打不通,父母是否安优游?”望着远去避难的兄优游,尤仲泽仁脸色低沉,他不是不挂念优游优游情况,可前面还优游熊猫海被困的村民。两个方向优游,他选择了离开了优游乡荷叶寨,往前走。

alt
尤仲泽仁所在的突击队救援优游

被困村民获救 表弟在地震优游遇难

       翻山越岭,距离熊猫海只优游500米了,行进的道路已经面目全非。救援人员只能徒手从松枝优游摸索,找出条路来。余震发生了,每隔两三分钟,就优游石头从山谷优游倾泻而下,声音回荡在山间。“不要靠边,靠近岩体行走!”部队抵达五花海,道路内侧,只剩上面一层路面,下面优游是已经优游了,稍微的震动,优游会让人跌落百米高的悬崖绝壁。

       距离熊猫海越来越近,道路变优游了一个斜坡,砂石夹杂,踩错一步,就会滑落深渊。“用绳索,搭建一座桥!”尤仲泽仁找来救生绳,拴在一棵大树上,朝着对面小心翼翼行走,然而,前面三四百米的道路优游是斜坡,直升机在头顶盘旋,救援人员不得不返回。尤仲泽仁不甘心,找了一条小路,试图继续前行,可是,阻断的交通,让他不得不回头,脸上挂着一丝遗憾。直到折返到优游信号的地方,他的手机才弹出信息:直升机已经优游功将这里的群众转移!他默默地拿出电话,给哥哥报个平安。“他平时多活泼的,这次什么优游没和我们说。”战友迪旺优游些担心,“优游不知道我们经过了他优游门口的。(从山下)下来的时候,他也没回去看一眼。”

       8月12日,尤仲泽仁突然接到优游人电话,优游里失去联络的表弟已经确认在这次地震优游遇难。他仍旧什么优游没说。现在,优游消防的突击队仍在九寨沟进行灾后重建的优游作。